【原创】《长和观察》第1期 听大咖谈中外运动康复差距
发布时间:2017-07-31    浏览量:455人

合影1.jpg自2012年奥运备战起,2012伦敦、2016里约热内卢,中国体育代表团都会为重点队伍聘请国际康复团队来进行康复治疗。那么到底中国的运动康复和国外差距有多大,听听几位体育行业大咖怎么说。

 

主持人:赵杨,长和医疗运营总监

嘉宾:王勤伯,国际体育问题专家,体坛周报驻意大利记者;刘斌,著名体育经纪人,樱桃体育经纪公司总经理;关阳,长和医疗总监,康复设备专家,常年跟踪国内外康复发展;

 




赵杨:我们大家都知道,国乒的刘(国梁)指导早些时候在接受采访时候曾说,“国乒的队医很努力,但目前队伍里的体育康复水平与国际体育医疗康复团队相比仍然有差距”,那么听听各位,中国的运动康复和国外差距有多大?

 

王勤伯:差距超级大。手术和术后恢复差距都超级大。直观的差距是医生的差距,目前很多运动类的手术必须国外做,比如涉及十字韧带之类,需要找一些“神医”,比如巴塞罗那的库加特(Ramon Cugat)医生,在膝伤康复及前十字韧带损伤和软骨的修复领域就是NO.1,给李娜做手术的德国医生也是一位,安特卫普也有一位。中国最好的医生和国际顶尖医生在运动损伤的诊断和手术的差距还是有的。手术后的康复恢复就更成问题。中国受伤筋动骨一百天影响太深。在欧洲,运动员的韧带类手术后第二天就要开始做动作恢复,而中国运动员开始运动康复的太晚。另外就是系统性太差,像运动员的保养,以足球为例,欧洲足球是队医决定一名球员是否可以出场。而不是(国内这样)教练对他做工作看是否可以出场。

 

关阳:事实上中国运动康复在上世纪80年代还处于国际前沿,至少不落后,80年代的时候,国际运动康复学界发现中国传统中医在运动损伤后的快速修复,以及植物性激素的运用方面独具特色,甚至纷纷来华交流学习。

 

王勤伯:给关阳补充个例子,西方的康复医生和治疗师一直在向中国学习,90年代著名的米兰实验室就挂着中医常用的人体经络图。

 

关阳:落后是90年代运动商业化的大潮到来后越来越加剧的,基础研究的投入日趋落后,我国在运动损伤后手术技术,术后康复技术方面与国际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随着北医曲绵域教授等一大批老专家的逐渐隐退,我国在运动损伤手术方面的发展速度迅速降低,在运动康复领域国际上早已发现为多学科团队合作模式,而我国则一直处于一个医生服务整个运动队的一对多的落后模式,加之康复师的重视问题,差距越发明显。

 

王勤伯:举一个康复治疗师科蒂(COTTI SILVANO)的例子看一下差距。这位是里皮来恒大的时候专门在教练组成员中后补充的一位国际著名康复治疗师。之前担任意大利国家队康复治疗师;现在担任中国国足康复治疗师。在媒体的采访中科蒂提到,科蒂来恒大的时候,球员荣昊膝伤大半年没好,按照当时的计划,他需要接受手术,而且前景很不乐观,甚至有提前退役的可能。科蒂到后,让他不必动手术,和他做了单独的理疗和康复训练,2个月后他即复出赛场。科蒂的到来让中国体育认识到了,一名优秀的康复治疗师,对球队意味着什么。但中国国内常把理疗师、康复治疗师理解成按摩员。足球运动队配套的都这样,可想一下其他运动的情况。

 

刘斌:同意几位的观点。我在一线的体会是差距比想象中还要大,医生的差距是明面上的,康复理疗方面体系化的差距更大。现在的竞技体育比过去更强调身体素质,因此身体训练和术后康复恢复都不能敷衍对待。一支高水平运动队的康复师和医生一样重要,不仅需要拥有丰富的经验,还需要时刻了解国际运动科学的进展,这样的人现在国内太少。所以运动队不得不从外面找康复治疗师参与教练组。比如中超上海上港俱乐部就先后邀请了刚才提到的科蒂,爱德华多-桑托斯等来参与运动员的康复工作。国乒现在给继科配的康复小组,医务组是中方的,体能和物理治疗师请的外国团队。这次樱桃体育运作的上海上港足球俱乐部 “U18梯队巴西青训”, 巴西训练基地除了提供先进的软硬件设施和经验丰富的梯队教练外,还专门从巴西巴拉纳竞技俱乐部聘请了专业的康复治疗师和体能师随队,针对每个球员的身体特点和训练一起做出训练计划。每个人都可能在身体的某个环节有伤病隐患(比如膝盖、腰),在训练中就得有针对性,因为若不注意,时间一长,球员就可能遇到伤病。这一点国内的青训在康复领域做的要差很多。

 

赵杨:现在国家46号文件里明确提出发展运动医学和康复医学的指示,大家觉得国内运动康复能比较快的追上(国际水平)吗。

 

王勤伯:也许手术技术跟上不难,我的印象中国外科医生好像没什么东西学起来不快的。但运动伤病康复是一整套系统, 从防范诊断到手术和康复, 我觉得这个才是学习难点。

 

关阳:我觉得设备追上最容易。国内的运动康复设备基本不亚于欧美,包括长和医疗的昆明长和天城康复医院、北京上海有几家运动诊所就都基本具备现在一线需要的运动康复设备。但整体上很快追上很难,这个受教育的影响,今天大家谈的少。在运动康复教育方面,我国多数运动医学学院都没有将生物力学作为本科必修课程,而这门学科在国外早已成为运动医学与康复治疗学的一个对话渠道。运动医学的医生对康复治疗学,心理治疗学,营养学等相关学科知识的欠缺更加重了中国与国际在这方面的疗效差距。

 

王勤伯:真正好的运动医生和康复治疗师还得懂得和球员建立彼此信任的关系。不仅关心我的膝盖,他也关心我的心理。这一点能做到的国内医生、康复治疗师真的不多,要补的功课蛮多。

 

刘斌:今年(2017年)5月,全球最大的年度体育医学会议会议在巴塞罗那举行。这届的主题是“未来足球医学”。事实上,在体育领域,很多生物疗法使得运动员的伤病有了更好的治愈疗效。这些疗法使得受伤的运动员能够比传统疗法下更快地恢复到自己原有的竞技水平。中国已经有一些机构开始和国外顶级的医生、诊所在考虑合作、引入技术,甚至是在中国合办医疗机构,包括库加特医生。我知道赵杨也拜会过很多FIFA认证的运动诊所,这其中好几家也都在考虑进入中国。可以预见,这些新机构可以为高水平及业余运动员提供个人定制化的医疗服务,采用最新科技手段,帮助运动员避免常见运动伤病,采用干细胞疗法、生物医药的混合疗法等进行康复治疗。但光有好医生、好技术是不够的,康复治疗师的问题需要重视,现在国内的医疗政策好像在引入国际顶级康复治疗师、物理治疗师还是有限制的。